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医疗损害

记者暗访调查沈阳医生偷盗女病人骨髓事件

2017年12月6日  大理医疗纠纷律师 http://www.ajqabx.com/
  央视《生活》3月30日播出《为什么偷我的骨髓》,以下为节目内容。
  2004年1月7日,辽宁沈阳的张女士不幸遭遇了一场交通意外,左腿严重受伤,为了能保住左腿,张女士做了8次手术,缝了六七百针,经历和忍受了很多痛苦,就在她看到希望的时候,一场更大的灾难却悄悄降临了。

  张燕筠:偷骨髓这种行为我接受不了。
  张燕筠:仿佛从一个黑暗,走到另一个黑暗,一点光明都没有,刚刚有点光明,又到这一步,哪年是头。
  八次手术
  2004年1月7日,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然而,这天对于张女士来说,却是一场噩梦的开始,她遭遇了一场交通意外。
  车祸的结果是:张女士左小腿不完全断伤,左胫骨开放性骨折,左距骨完全脱位.
  几个小时后,在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张女士接受了手术, 骨折的左胫骨被成功接上了。
  但是,医生告诉张女士的丈夫,因为张女士的左胫骨只剩下一根骨头,没有肉和皮,要想保住这条腿,还必须在她本人身上取下部分的肉和皮粘贴在左腿上。
  张先生:从肚子上取的肉,从膝盖以上部位取的皮。
  就这样,从2004年1月到2004年9月,张女士在9个月当中,陆陆续续在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一共做了七次全麻大手术。而这些手术也在张女士的身体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张燕筠:七次手术,我可以说从死亡关上一次次走过来了。
  在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手外科医务人员的全力救护下,张女士逃脱了截肢的厄运,她的左腿终于保住了,对于这一点,张女士一家人对医院充满了感激。去年六月的一天,医生告诉张女士,她已经可以下地锻炼锻炼,这让张女士兴奋不已,然而,当张女士开始练习走路时,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的左脚根本无法着地,一碰地脚后跟就钻心的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张女士决定再拍个片子看看,结果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张燕筠:血运不好,底下距骨坏了,还得做一次手术。
  医生告诉张女士必须再做第八次手术!然而,因为张女士左腿上的肉和皮都是后贴上的,如果再做手术,难度和风险都会很大。这让张女士一家犯了愁,他们咨询了沈阳各大医院,可是对于这样的手术这些医院都没有太大把握。
  在一家人几乎绝望的时候,张女士的丈夫忽然得知,沈阳奉天医院手外科研究所蔡所长正好要去北京的几家大医院进行走访,于是,抱着一线希望,张先生找到了蔡所长,希望他能帮忙联系北京的专家为妻子做手术。
  张先生:蔡院长当时一听很理解我们,愿意帮助我们。
  2005年2月26日,北京的专家来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为张女士做了“髂骨移植”手术。这是她的第八次全麻手术。2个小时之后,张燕筠顺利的被推出了手术室。
  张燕筠:告诉我说这个手术非常成功,半年以内能下地。
  沈阳医学院手外科研究所所长蔡林方的帮助下,张女士在沈阳得到了北京专家的治疗,术后的康复也是在奉天医院进行的,劫后余生,张女士的心情越来越开朗,和医护人员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她心里也对医护人员充满了感激。
  神秘来电
  接受第八次手术四个月之后,张女士回到了家中,就在她对自己重新站立充满憧憬的时候,一个神秘电话却击碎了他们一家平静的生活。
  张先生:(电话里说)手术过程中没有告诉家属,就偷了人家的骨髓,抽了骨髓,要是你遇到了这种情况,你怎么办?
  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有人问自己这样奇怪的问题,当时,张先生真有些莫名其妙。然而,放下电话,细细琢磨,一种不祥之感却又让张先生感到心惊肉跳。
  这个神秘的电话,让张先生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虽说张女士做完髂骨移植手术已经有4个多月了,可是目前恢复的情况却并不理想,这会不会与电话中所提到的“抽骨髓”有什么关系呢?就在此时,突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打来电话的是沈阳医学院手外科研究所所长蔡林方,这次蔡所长打电话来特地是问张女士的恢复情况。
  张先生:蔡院(所)长给我打电话,问我片子照了没有。
  2005年7月19日,张先生带着妻子腿伤的x光片,如约来到了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手外科研究所蔡所长的办公室。然而,这时一个噩耗却从天而降。
  张先生:(蔡所长)跟我说,老张我今天特意跟你说一下,你媳妇手术的时候,我在你媳妇身上抽了点骨髓,我说你抽了多少啊,他当时的原话是20 (毫升)。
  蔡所长的这番话,突然让张先生想到了不久前打来的神秘电话,原来,电话中所说的被抽骨髓的病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张先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为什么医院抽了自己妻子的骨髓,自己和妻子却毫不知情呢?而这对于九死一生,饱受折磨的张女士来说,更是致命一击。
  张燕筠:我这两年经过七次手术,实在是太难太难了。这腿勉强保住,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女士说,蔡所长告诉她,在她做髂骨移植手术时,手外二科的刘伟医生在没有通知她的情况下,悄悄抽取了她16毫升的骨髓,用在了手外科研究所的“干细胞培养”实验上。但是,蔡所长说,这对她的健康没有多大影响。
  有没有影响夫妻俩并不清楚,但抽骨髓事情的发生还是让张女士一家人完全蒙了,抽取骨髓这么大的事情,竟可以在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的进行吗?
  张燕筠的丈夫:住的是医院,医院是国家开的,不是某个人开的。可是在医院里住着,被人偷了骨髓,这纯粹属于盗窃骨髓。
  而且,张女士认为,自己是一个骨科重症患者,本身就需要依靠骨髓来进行手术后身体的恢复,医生怎么可以再抽她的骨髓用于其它的医学研究呢?
  张燕筠:你拿病人的骨髓搞科研,本身是对科研的不尊重。
  让张女士紧张的是,从术后的恢复情况看,自己左腿的骨头一点也没长,她不知道,这次抽取骨髓,是不是对她腿伤的康复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张燕筠:对一个正常人来说,抽骨髓或许没有伤害,可对一个病重的人,谁说没有伤害?
  想到自己对医护人员曾经有过的感激,再想想自己骨髓在不知情中被抽取的情况,张女士觉得心里的落差十分巨大。张女士和她的家人决定要向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问个明白。
  几经周折,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手外科研究所所长蔡林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同意做出赔偿。2005年8月30日,蔡林方与张女士的丈夫就骨髓被抽取一事达成了协议,协议提到:2005年2月26日甲方在为乙方做“取髂骨植骨术”时,未告知乙方在其髂骨处抽取骨髓16毫升用于科研;甲方因抽骨髓行为补偿乙方人民币六万元。


  为什么抽我的骨髓
  骨髓是手外二科的刘伟医生抽取的,可当时张女士是手外三科的病人,手术医生也不是刘伟,张女士和丈夫对这次手术充满了疑问:与手术无关刘伟是怎么进入三科的手术室的呢?张女士的丈夫说,当时蔡所长告诉他,抽了20毫升的骨髓,但是协议中却是抽了16毫升。刘伟到底抽了张女士多少毫升骨髓?抽骨髓会不会对今后的康复有影响呢?
  记者陪同患者家属来到了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一进大门我们就看到了“关爱健康、生命无价、信誉第一、责任重大”十六个大字。
  我们首先来到了手外二科,可是在这却没有找到刘伟医生。
  记者:请问刘伟在吗?
  医务人员:不在,到三楼找他。
  记者:三楼是哪里?
  医务人员:手三科。
  原来在张女士手术后一年,手外二科的医生刘伟就调到了手外三科,在三楼,我们果然找到了刘伟。
  记者:谁安排你去抽的?
  刘伟:上面安排的。
  记者:抽了多少?
  刘伟:老蔡说多少就是多少,16毫升。
  对于抽骨髓一事刘伟不愿再说些什么,只是一再强调自己只是听从领导安排。
  刘伟: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有什么事你去找院领导。
  现在的刘伟对于抽骨髓一事,似乎有很多苦恼。随后,我们来到了手外科研究所。
  记者:蔡所长在吗?
  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手外科研究所 工作人员:出差去了。
  记者:去哪里了?
  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手外科研究所 工作人员:上海。
  记者:什么时候去的呀?
  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手外科研究所 工作人员: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刘伟说,他是在蔡林方的授意下,去抽的张女士的骨髓,而蔡林方当时是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手外科研究所的所长。对于蔡林方和刘伟在未告知病人的情况下,任意抽取骨髓的行为,医院又是否知情呢?
  记者:他们抽骨髓,经过你们医院同意了吗?
  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院长冯虹:医院肯定是不知道的。
  记者:那这是属于什么行为呢?
  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院长 冯虹:你要我给他定性,现在不能冒然定性。
  张女士是躺在手术台上,毫不知情、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刘伟抽取的骨髓,而刘伟却并不是她的手术医生。那么,作为医院重地的手术室,难道可以在手术期间,任由与张女士手术毫无关系的刘伟自由出入吗?
  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办公室主任:我们没否认在管理上有些毛病。
  办公室主任告诉我们,目前医院对此事还在调查当中,对于蔡林方和刘伟两人,医院也已经对他们进行了处罚。
  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办公室主任:刘伟和蔡林方现在已经停业检查。至于停业以后的处理,我们市里组织了调查组调查这个事情,我们听候市里上级机关的处理。
  如今,张女士虽然已经出院,但是生活却完全不能自理,一家的重担全部落在了张女士的丈夫身上。由于不能行走,现在张女士的左腿和左脚已经明显萎缩,每天丈夫都要几次甚至几十次的给她按摩,这样才能更好的促进血液循环,缓解疼痛。看着自己已是伤痕累累的左腿,张女士心如刀绞。
  张燕筠:我才40多岁,要是从现在开始永远站不起来了,到死我得多少年啊。这些年我怎么捱呀,全靠别人护理,能行吗?一想到这个腿,我就难受。
  当初为了保住左腿,张女士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忍受手术给她身体带来的痛苦,而在不知情中被抽骨髓对她身体和心灵所造成的伤害,让张女士更加看不到光明。张女士不知道,自己的左腿至今不能恢复是否与被抽骨髓有关?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有重新站立的那一天。
  患者躺在手术台上,就意味着患者已经将自己全部的信任交给了医生和医院。张女士在手术之前进行了全麻,也就是说她是没有知觉,没有意识的。一个经历了8次手术,缝了六、七百多针的病人,已经很可怜了。如果再在她身上窃取16毫升的骨髓,你是医生的话,你下得了手吗?
  播出时间:
  ?cctv-2
  ?首播周一至周五19:35-20:25
  ?重播次日14:45--15:35
  线索征集:
  ?移动、联通、小灵通用户发短信到9999619(每条0.3元)
  ?热线电话:010-68579889转315
  ?e-mail:315cctv2@vip.sina.com